千年刀子成了精の空冥

求你们看一眼
完全没有灵感,屁都写不出来
发刀专业户了解一下?
所有的甜都是为了后面的刀
咸鱼,论ooc,我是专业的
墙头巨多,跳坑速度极快
混沌恶了解一下
我是不会退圈的!圈里还指望我丢人呢!

【jojo的奇妙冒险】Buon Giorno(茸布)

•茸布

•小学生文笔

•逻辑死

•短小

•语无伦次

•不知道在表达什么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那不勒斯的海面一如既往的平静,在黑夜的笼罩下,它隐去了那些暗流,看上去人畜无害,可又有谁知道,在深海之处是否栖息着传说中的库拉肯呢?

岸边的路灯因为年久失修,灯丝已经开始发出“滋啦滋啦”的抗议声了。乔鲁诺靠在栈道的围栏上,静静的凝望着这片海。这十年来,他基本上每年都会来几次,无论多忙,每年的今天他都会在此静静的等候着黎明的到来。

嘴中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变成了白雾,然后消散于空气中。雾气短暂的模糊了眼前的景象,但这对于乔鲁诺来说并没有关系,他注意的东西从不在这片海景。

十年前,乔鲁诺最爱的人永远的睡着了,在那之前,他早已决定了最后的安眠之地。他走的很突然,突然到乔鲁诺都没有时间去诉说自己全部的爱意,就连那第一次,同样也是最后的告白都显得那样的仓促。

乔鲁诺望着这片海正出神呢,海平面渐渐泛起了白光,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缓缓的升起,阳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他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过了许久,才轻轻的说了句“Buongiorno”,他声音轻得像是怕惊醒了正在熟睡中的爱人一样。

十年前,他将他爱人的骨灰撒入了这片海;十年后,他只能对着这片海倾诉衷情,毕竟,他的爱人连一块用来纪念的墓碑都没有留下。

太阳终于彻底离开了大海的怀抱,照亮了整个意大利,乔鲁诺对着那不勒斯的海,大声的喊了句“Ti amo”,然后拍了拍冻的通红的脸颊,露出了一个微笑,目光柔和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闪闪发光的海平面让他恍惚间又看到了他所爱的那个人。

“Arrivederci.”离开前,乔鲁诺轻声道别,他永远期待着他们的再次相遇。













————————————————————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

这种辣鸡文笔我真的受够了

啥都表达不出来

枯了

每天加班累得要死

上班不摸鱼那还叫上班吗

那叫上坟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jojo的奇妙冒险】末班车(茸布)

•新年一篇粮给了茸布

•百分百纯糖

•小学生文笔

•宇宙无敌ooc

•算是现pa吧,大概

•算是一个甜甜的小故事

•短小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1.


乔鲁诺乔巴拿跑到车站的时候上一班车早已开走了许久,他看了眼时间,离最后一班车还有十分钟左右,还好,最起码他不用走回去了。

正当他百无聊赖的看着路灯杆上贴着的小广告时,寂静的车站又来了一位等待末班车的人。

又是他?乔鲁诺看了一眼这个梳着妹妹头的男人,这段时间他几乎每次都会和这个男人一起乘坐末班车回去。

车来了。末班车很少会有人乘坐,所以车厢里面的位置就像是自助餐台上的美食一样供人随意选择。男人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而乔鲁诺和往常一样坐在最后一排。

男人看着窗外,过了一会估计是因为外面尽是相同的路灯和已经关门了各种超市,他最终揉了揉发疼眼睛,不再看向外面。乔鲁诺一直在看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这似乎是他每天晚上回家前的小小娱乐。

男人早他一站下车,望着那人消失在黑暗里的身影,乔鲁诺叹了口气,他该做好下车的准备了。


2.


下雨了。

乔鲁诺打着伞,看着时间,那个人应该也快来了。

果然,没过多久,男人撑着一把和他衣服一样蝌蚪花纹的伞出现了。

“雨下的很大啊。”乔鲁诺不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给他回话,所以他只能装作感慨似的开口道。

“确实很大。”就当乔鲁诺以为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的时候,男人回话了,“估计一时半会是不会停了。”

这是个不错的开端,乔鲁诺想,最起码他以后可能不需要自己一个人无聊的等车了。

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开口过了,只是今天乔鲁诺在挑选车座时选择了稍微往前几排的位置。


3.


之后每天等车的时候,乔鲁诺都会有意无意的跟对方搭话,而对方也会给他一些回应。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我叫布鲁诺·布加拉提。”布加拉提看着乔鲁诺,顿了下又接着道:“恕我冒昧,你看起来只是个学生,为什么每次都这么晚回家?”

“乔鲁诺·乔巴拿。”乔鲁诺对上男人的眼睛,“我确实算是个学生,我现在正在勤工俭学。”然后他又用两三句话岔开了话题,直到来车。

这次,布加拉提选择了比以往稍微往后几排的位置。


4.


两个人每次都会一起坐末班车回去,等车的时候总是会聊很多东西,或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或是不知何时看的书籍,也有可能是路边看到的小广告什么的。

两个人在车上坐的位置也越来越靠近。


5.


这天,布加拉提由于加班,比平时要晚走一些,当他匆忙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末班车早已开走了许久。他抬手看了眼表,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要走回去了……”

当他快要走到车站的时候,发现那里还站着一个人。

“你……”布加拉提有些惊讶,“你也错过末班车了?”

“其实并没有。”乔鲁诺看着布加拉提,“今天我比平时要来的早一些。”

“那你……?”

“比起末班车……”乔鲁诺转过身,认真的说道:“我更怕错过你。要一起走回去吗?”

布加拉提一言不发的看着乔鲁诺的眼睛许久,路边的灯发出了“嗞嗞”的声音也被放大了许多,最后,他笑了,“走吧,一起回去吧。”


6

.

这天晚上,乔鲁诺坐在了布加拉提的身边。

“今天过的怎么样?”布加拉提对乔鲁诺笑了一下。

“发生了很多事情,或许,我可能会跟你说一些事情。”

“嗯?什么事情?”

“这件事我可能需要考虑一下再跟你说。”乔鲁诺轻挠了下微微发红的脸颊,然后抿了抿嘴。

“也许我们还有时间,你可以慢慢考虑。”

结果乔鲁诺跟布加拉提一路上都在分享着日常的小事,那件他一直想对布加拉提说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车快到站了,布加拉提站起身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他冲着乔鲁诺狡黠一笑,“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嗯?”乔鲁诺睁大了眼睛,因为他感觉到脸上有一种被羽毛轻柔拂过的触感。布加拉提亲了他。

布加拉提跑下了车,乔鲁诺隐约看到了他那发红的耳尖。

“明天见啦。”布加拉提冲他挥了挥手,“你要说的话,别让我等太久。”

听的这句话,乔鲁诺回过神来,然后迅速跑下了车拉住了布加拉提的手,眼睛对上了对方那如海一般的眼眸,“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请跟我交往!”

在布加拉提轻点头后,乔鲁诺吻住了他唇。


7.


后来,乔鲁诺的工作减轻了一些,他不需要乘坐末班车了,但他每次都会在车站等到很晚。天晓得他是在等车,还是在等某个人呢。



















————————————————————













和朋友一起连麦看jojo跨年

我真是high到不行了!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没啥好祝福大家的,我就祝大家


【jojo的奇妙冒险】一起睡觉这件小事(茸布)

•圣诞快乐

•茸布

•百分百纯糖

•宇宙无敌巨他妈ooc

•小学生文笔

•逻辑死

•短小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1.

“正如你所见,我还有文件没有批完。”布加拉提头也不抬,在时钟已经敲响第十一下的时候,他似乎已经知道有人抱着枕头靠在门口眼巴巴的望着他了。

“你先去睡吧,我把文件批完我就过去。”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手中的文件上,连一丝余光也未曾给门口那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投去。

“可是我怕黑啊,没有你我睡不着。”乔鲁诺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说这话骗鬼呢?布加拉提终于把头抬了起来,视线与乔鲁诺对上时,他看到了对方眼中满满的“快点陪我来睡觉”,于是他又极快把头低了下去。这次绝对不能被他的眼神骗了,布加拉提这样想到。

“真的不陪我睡觉吗?”看着对方没有回音,乔鲁诺走近了些,他蹲在桌子旁,抱紧了他的枕头,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像是个怕黑的孩子。

“很遗憾,我还有很多的事要处理。”

“那真可惜。”乔鲁诺站起身来,故作遗憾的说道。

正当布加拉提以为乔鲁诺要放弃拉他去睡觉的时候,他的怀里猛的被扔进了一个枕头,一个乔鲁诺的枕头。

布加拉提愣住了,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他连人带椅子都被拖走了,“你干什么?!”

“我本来不想这样的。”乔鲁诺表示无辜,“谁叫你不睡觉的。”

今天布加拉提抗争成功了吗?

没有。


2.

在去卧室的路上,布加拉提一直在思考,乔鲁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在刚开始的时候,布加拉提经常熬夜,毕竟组织才刚刚成型,需要他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每日批文件批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情,偶尔太累了,他会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但是每次醒来,他都会看到桌子上多了一杯热乎乎的可可,杯子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熟悉的花体字提醒他早点休息,署名处还画了三个可爱的甜甜圈。

布加拉提捧着杯子,拿着纸条轻笑出声。可可从嘴入心,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让他感觉自己似乎还有用不完的精力去跟这些烦人枯燥的文件作斗争似的(虽然送可可的人本意是让他早点休息)。


3.

后来又过了几天,布加拉提夜里不止多了杯热可可,还多了个催他睡觉的人。

时针的指针刚刚走到“11”,门口准时响起了敲门声。

还不等他回话,敲门的人就已经进来了,“布加拉提,该睡觉了。”

“我把这些东西处理完就去。”他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笔尖在他的操控下在纸张上留下了一串有力的文字。

“不行,现在该睡觉了。”乔鲁诺走到布加拉提的面前,“这些文件明天批也一样,我会跟你一起把这些都处理完的。”

布加拉提抬起头看着乔鲁诺,两个人就这样相顾无言,过了许久布加拉提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叹了口气,“好吧,不过你明天一定要好好工作才行。”

然后他起身抬手抓住了乔鲁诺伸出来的那只手,冲着他笑了一下,“走吧,睡觉去。”


4.

天晓得为什么以后他不去睡觉乔鲁诺就会以公主抱的方式强行把他抱去卧室。


5.

布加拉提还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的时候,他就被换好睡衣然后扔到床上去了。

“等等,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布加拉提抗议道:“我不想明天再处理这些东西!”

“但是现在该睡觉了。”乔鲁诺将鞋摆好,然后在床头挂了个小小的槲寄生装饰品,然后钻进了被窝里面抱住了布加拉提,“放心,明天我会帮你的。”

“你是真的……”布加拉提由于这段时间被乔鲁诺强行改了熬夜的毛病,现在一沾上床就开始犯困,他向着乔鲁诺的方向蹭了蹭,找个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不打算给我个晚安吻么?”乔鲁诺突然出声。然后他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几下,然后在他的唇上留下一个轻吻。

“晚安,乔鲁诺。”布加拉提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无论是在槲寄生下,还是因为提出要求的人,他都无法拒绝这个合理的要求。


6.

所以第二天“热情”的Boss除了粘着他的副手有好好工作吗?

没有。









————————————————————



最近不顺心的事太多了

所以码点甜甜的东西犒劳一下自己

灵感枯竭的结果就是

码字好痛苦orz

最后祝大家圣诞快乐

以及以后都能有个催你早睡觉的人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jojo的奇妙冒险】后来的故事(茸布)

•茸布

•宇宙无敌ooc

•逻辑死

•刀

•布加拉提死亡

•小学生文笔

•短小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深夜里,乔鲁诺乔巴拿,年轻的passione的首领,依旧在不停的批着文件。对于已经上任十年的他而言,这些文件也只是花时间的工作而已,并没有多大的麻烦,但面对这一个个小山堆,他还是发愁的揉了揉太阳穴。又过了半个小时,他终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揉了揉发疼的双眼,他拿出钥匙打开了最底下的那个抽屉。

抽屉里面空荡荡的,里面只有一张他曾经偷偷拍的布加拉提的照片。那时他们刚刚接到保护特里休的任务,那时的他们还没有背叛boss,那时布加拉提也还活着。照片上的布加拉提靠在窗边,静静的凝视着远方,风扬起窗帘的一角,也吹动了布加拉提的发。

乔鲁诺静静的注视着这张照片,许久后,他叹了口气,少年时代的爱恋全部倾注给了一个人,可这份爱慕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不会再有答复。九天的暗恋,一辈子的挂念。

他将照片收起,又从桌上拿起了另一份资料,那是关于他未婚妻的。照片上的姑娘有着不凡的身世,但这些对于乔鲁诺乔巴拿而言并不重要,从一堆想嫁给他的名媛中脱颖而出的原因是旁人想不到的简单——她有着黑色的短发以及蓝色的眼眸。

如果我和这个女人有了子嗣,他们是否会和你一样有着黑色的发和蓝色的眼睛?我会如何跟他们提起你呢?那时的我是会笑着说出我们的过去,还是以沉默代替所有呢?乔鲁诺陷入了思考,若是孩子有着和布加拉提一样的黑发和乔鲁诺一样的碧色眼睛,那是否会像是他们两人的孩子?

一切的一切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乔鲁诺再次拿起了文件,他的路还很长,他要代替他走下去。














————————————————————






上班上到逻辑死

明明我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啊

发完开始自闭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论一个茸总怎么画x

我不仅小学生文笔,我还小学生画画呢

【理不直气也壮】

形象参考op

同人文的真相

自抱自泣


乙风:

哭泣


迦底勒最大嫖客咕哒子:



是的是的!!!真相了TT




V.L是条非洲的咸鱼:







太平間的工讀生:















是我2333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楚留香手游】一个少侠决定隐退(侠明)

•侠明

•少侠无门派无姓名

•大家好我还活着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算是没头没尾?

•放心不是刀

•但好像也不是很甜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你……已经决定好了吗?”深夜,烛火随着从窗门中溜进来的清风摇曳着,少侠揉了揉眉心,将手中的卷宗放下,然后看着站在面前的银发男子。


“嗯……抱歉。”他犹豫了一下,想要解释什么,却又无从开口,最后只得化为一声叹息,“我真的已经累了……”


“那我……那这帮派呢?!你真的舍得下?!”方思明难得的有些情绪不稳定,他面色不善的看着少侠,刚到嘴边的话转了个弯,想说的话始终无法说出口。


“帮派我已经打理好了,盯着我这个帮主宝座的人可不算少。”少侠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从桌边的暗格中取出一坛酒来,“思明兄,我已经……不想再为万圣阁做事了,我已经累了,放我归去罢。”他自顾自的斟满两个酒杯,将其中一个递给方思明,但却被对方直接打开,佳酿洒落了一地,“要走便走!哪来这么些废话!”方思明拂袖而去,少侠留在原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珍重……”








此去经年,方思明一直没有收到少侠的来信,他不知道少侠归隐于何处,若不是少侠的信鸽偶尔会给他衔来几枝当季才有的鲜花,他都要误以为少侠已经葬身于哪处荒野了。


此时已是春三月,方思明看着花瓶中插着的几枝梅花,手里把玩着少侠当初送的玉佩,半响,叹了口气。


万圣阁的势力已不如当年,失了少侠的帮派无法再为万圣阁提供更多的助力,一时间让方思明有些手忙脚乱。


各大门派盯上了这个大好的时机,他们私下已谋划许久,于次年初春向万圣阁发起进攻,耗时一月有余,万圣阁本部终被攻破,朱文圭死于诸位掌门的围攻之中,其义子方思明在万圣阁残党的掩护下逃走,下落不明。


“可恶……”方思明腹间的伤口因动作过大再次撕裂,点点猩红色的温热液体落入泥土间化为养料。

他靠在树下,连日来的逃亡使他疲惫不堪,大量的失血让他有些头晕目眩,这短暂的休整差点让他再也睁不开眼睛。


“这位小哥,你可曾见过一带伤的银发男子从此处经过?”方思明侧耳听着不远处的声音,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不确定刚才是否有人看到他的行踪。


那扛着锄头带着斗笠的青年低头思索了一阵,指了个与方思明所在之处相反的位置,那几个江湖人士抱拳道了声谢后,急行而过。那农民形象的青年站在原地,等到彻底看不到那几个人的身影后,又转身冲着方思明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


方思明心里一惊,但还是勉强站了起来,冲那人说了声谢谢,继续他的逃亡之旅。


那人叹了口气,扛起锄头,哼着不成调的乡间小曲,向着他的田地走去。


夕阳西下,方思明躲开了大道,步履蹒跚而又小心翼翼的走在乡间的崎岖小路上,结果似乎他的运气并不好,白日里的那些人发现了他的行踪,并追上来将他团团围住。若是平日里,这些武功平平的人再多他方思明也不会放在眼里,可事到如今,哪怕这些人其中的两三个也能取了他的性命。


方思明额前落下一滴冷汗,难不成他今日就要栽在这里?


“欧呦,这动刀动枪的,怪吓人的。”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方思明睁大了眼睛。


“你是今天早上的那个人?!”看着突然出现的身影,众人皆是一愣。


就在大家愣神的这个瞬间,带着斗笠的青年突然动了,他用锄头直接敲晕了围着方思明的其中一人,然后抬手夺了旁人的武器,与其余几人混斗在一起。


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剑气袭来,青年头上的斗笠碎成两半,跌落在地,“哎呀,真可惜,我还挺喜欢这个斗笠的。”他有些惋惜的说道。


“是你!曾经的万圣阁第一帮帮主!”见到少侠的真面目后,众人大惊。


“早就不是了。”少侠双手染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已经归隐山林了,现在我只是个不问江湖的种地农民罢了。”


“既然已经不是万圣阁的第一帮帮主,那还请你退开!毕竟你已经没有护着万圣阁余孽的理由!”众人忌惮少侠的武功,无人敢上前。


“不好意思,虽然我确实没有护着万圣阁余孽的理由,可我还是不能退开。”少侠笑了笑,他背对着方思明,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毕竟我现在要护的,是我的心上人。”说罢,少侠再次出手,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众人已倒地不起。


缠斗时的剑气将一旁的老梅树上所剩无几的梅花震下来几朵,少侠看着枝子上顽强存留的几朵梅花,挑了个好看的摘下,别在方思明的发间,“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思明兄,跟我走,好吗?”少侠轻抚着方思明的脸颊,他在离开之前就已然发现万圣阁大势已去,败落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他的离去不过是推波助澜,加快了万圣阁灭亡的速度罢了。这时明哲保身才是正事,他退隐前想办法洗清了自己的名声,归隐后彻底的销声匿迹,直到今日才再次出现在了大众的视线当中。


方思明有些贪恋这掌心的温度,但朱文圭身死,他又怎可能不报仇呢?朱文圭如同附骨之蛆,哪怕死了,也要给方思明的灵魂加上一个大大的枷锁。


看着方思明这副神情,少侠叹了口气,然后直接将他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带你去疗伤。”


之后,无论是刀山火海,还是龙潭虎穴,只要你要闯,我必将随。














————————————————————













其实这个故事的诞生是因为势力战输了

哭到昏厥

万圣阁最后一个据点也没守住


上班日益繁忙

所以《不染》更新随缘

【虽然我估计也没啥人看x】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楚留香手游】老街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很勉强说是侠明
•马步谣番外二
•其实只是随手码的小短篇
•第三人称
•小学生文笔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真是许久没有回来了啊……”他轻抚着墙上的青苔,不免有些感慨,“大概有五六年了吧?”

他寻着记忆的路线,穿过一条条老旧的巷子,找到了幼时常跟师父去的那个酒馆。“李二娘!来两坛烧刀子!”

门帘被撩起,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看着已有花甲之年的女性,她看到来人顿时睁大了眼睛,有些惊喜道:“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这一走差不多四五年了吧?还记得二娘家的酒馆,不错不错。”

他笑着挠了挠头,“这不是跟着酒香就找过来了么?二娘这些年过的还不错吧?”

“嗨,不也就那样么,倒是你,这阵闯出来些名头,不容易啊……”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他留下些碎银两,带着两坛上好的烧刀子离开了。

烟雨江南,古街老巷,这里承载着他太多的回忆。街边的茶馆还在,可当初的说书人早已换了面孔。郊外的草屋还在,可里面早已是人去楼空。当初的江南还在,可这里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拎着那两坛烧刀子,逆着人流往芳菲林的方向走去。看着街边打闹的孩童,他不禁有些感慨,他的童年似乎很少与同龄人在一起,更多的是在那破落的小院子里劈柴,或者扎马步。彼时的娱乐很少,他总喜欢缠着师父,不厌其烦的听着师父讲江湖少侠的故事。每年最开心的除了生日外,便是师父离开草屋,他偷着去茶馆听书的时候。

不知走了多久,他看到了一间草屋,和一个坟头。他进入草屋,屋子许久唯有人住过,蛛网早已不知结了几层。

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他轻声道了句:“我回来了。”

简单清扫了下屋子,他带着酒去了门外的坟墓。将杂草除尽后,他慢慢跪下,磕了三个头,“师父,师娘,弟子忆明回来看你们了。”

院里早已没有了师父的叹息,也早已没了师父的嬉笑怒骂。

这里是他能回去,又回不去的地方。

————————————————————

其实我还活着x

【然而和死了没啥区别】

听歌总能出来点奇奇怪怪的灵感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楚留香手游】不染(侠明)三.1

•啊,终于到第三部分了
•ooc预警
•丁枫我对不起你
•但是我写的很爽x
•后期大量更改剧情
•低产状态
•小学生文笔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阅读(〃ノωノ)











————————————————————














于生死求一战,于刀尖游目骋观。于这浊世流连忘返,却纤尘不染。——题记






1.

冷,透骨的冷。方思明靠着墙瘫坐在地上,他试图扭一下手腕缓解酸痛,可除了引起一阵锁链碰撞的声音以外,一切都是徒劳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血液的流失与连日来的拷打已让他疲惫不堪。

牢门被人打开,狱中一片漆黑,方思明只能依靠脚步声勉强判断来者的位置。

“少阁主倒是挺固执。”那人的声音听着低哑,像是故意为之,“都好些天了,竟是连一点消息都不肯透露。”

“你们休想……从我这里打探到……义父的下落……”因为疼痛,方思明就连完整的说完一句话都有些费力。

“那还真是可惜了……丁枫!”

“是,公子。”丁枫一把抓住了方思明的胳膊,强行将他拽了起来,“恭喜你,方少阁主,终于可以不用在这里受皮肉之苦了。”

由于胳膊上的伤口被狠狠的摁到了,方思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混沌的大脑也多了丝清醒。“不过是……换个地方受苦……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最起码不是再受我这些无趣的刑罚了。”丁枫冷笑一声,拽着方思明的胳膊便往外走,“公子觉得你没用了,死在这当蝙蝠的口粮还不如给蝙蝠岛添些资金,毕竟,少阁主的这副皮囊可值不少钱呢。”

“那我……可要谢谢你……的赞赏……”方思明被拽着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周围一片漆黑,牢狱的石壁将外界的光源彻底阻隔了,他闭着眼睛,低着头不知在盘算着些什么。

不知走了多久,方思明终于见到了一丝火光。丁枫将他推入了另一个牢笼里,失去了支撑,方思明直接摔在了地上,他吃痛,却也没发出什么声音来,只是皱着眉借着微弱的火光打量着其他的牢笼。

“亏得少阁主生得俊俏,不然这双眼睛,也就保不住了。”方思明发现其他牢笼里的人眼前都蒙着一层黑布,加上丁枫所说的话,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丁枫蹲下身来,看着半瘫在地上的方思明,“可惜少阁主的身子不知有没有人享用过,不然爬上我们公子的床……应该也是个好去处。”看着方思明把头撇向一边,他笑了笑,“看来少阁主生气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珍惜这些天吧,再过几日拍卖会开始了,你也就不再是万圣阁的少阁主了,而是会成为不知道谁家的——”他站起身来,露出了个嘲讽似的笑容,“奴隶。”

“至于你那个小情人,他若能来,便是一场好戏要开演了。”丁枫转身离开,“可谁,会为了一个除了一副皮囊再无其他价值的‘货物’搭上性命呢?”

丁枫的声音越来越远,方思明强支撑起身子,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眼神暗了暗,快了,很快他就能从这逃出去了。
















————————————————————












由于我大纲写完前蝙蝠岛的剧情还没出
所以后期的剧情会和游戏有很大出入
望谅解

顺便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ω・。)ノ♡

写手问卷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空冥,其实就是圈名
实不相瞒空冥就是天【其实我也是百度之后才知道的】
大概是初中时候犯中二时取的名字,结果没想到就一直用到了现在

2.当写手多久了?
初中开始写同人,现在大二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不清楚啊_(:з」∠)_
除了段子以外,目前倒是写了一些小长篇,不过每个基本上也就2w之后就弃坑了orz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emmmm最初就是想把yy的东西写出来分享一下,到现在的话……
单纯为了爽√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往网上发的话大概是初二左右,第一次开车也差不多是那时候x
如果只是单纯的写故事的话,应该是在小学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玛丽苏,真·小学生文笔
以及羞耻度爆表
前两天还翻出来初中写的各种小剧场,现在看就跟黑历史一样(´-ι_-`)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虽然有开原创坑的想法,但是只有脑洞,懒得写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求而不得的那种吧……可刀可糖
还有年下、忠犬x傲娇、师徒什么的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本命艾斯,写过一篇中长篇的同人,结果没到一半就坑了
现在巨喜欢侠明,目前正在连载一篇中短篇的文,此外还有各种小短篇什么的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不华丽,也算不上朴素,简而言之就是小学生作文,只是简简单单的把故事说出来而已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国内的话,三叔和江南,之前还有三少
国外的话,森欧外,芥川龙之介,阿加莎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啊!各位太太的粮就是我的精神食粮!之前的某位王姓道长我要催文了! @瑟瑟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之前想尝试一下模仿日本文豪们【比如森欧外】的文笔,结果发现根本模仿不了,所以也就放弃了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看平日里的疲惫程度,现在每天累得要死所以进入了低产期【就跟冬眠了差不多x】,高产的时候更新频率让我自己都害怕,基本上每周三到四篇左右,这还不包括私下里写着玩的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诸君,我喜欢发刀子!【默默的看了眼id】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洗澡,脑子进水了就好了
或者听听歌找找灵感什么的
【然而过于疲惫的时候这些方法都没用了,比如现在】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只要是能捅刀子的,我就喜欢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看别人的评论的时候,尤其是别人能看出来我藏起来的刀子的时候,那时候真的是开心到飞起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文笔,我很清楚自己的文笔有多糟糕,也想提高,但是就是……目前甚至还有文笔倒退的可能orz
我觉得我还是有梗的,可惜没有能支撑这些梗的能力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没有【烟。】

21.写过h吗?
写过啊,初二开始开车x

22.坑品怎样
鸽手永不服输!!!
目前没有一个坑能填完,入坑请谨慎(´-ι_-`)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现在就是
还是那句话,鸽手永不服输!
再不留下些东西,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都没人发现
对于我而言创作算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和发泄吧,所以是不可能放弃的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故事的趣味性,和文笔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依旧的小学生文笔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但是很少会有大修,基本上就是查查错别字什么的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被打断和灵感枯竭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以前是有过的,比如每周的练笔什么的
但是现在没有了,比起创作我觉得活下去更重要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挣扎吧,然后活下去。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点名终结者








略略略你打我啊 @清水洗净故人安